呼和浩特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跑步

采个娘子来养家教训小秀才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    点击:[0]人次

采个娘子来养家 063 教训小秀才

宋好年每天去上工,百合或是照看家里,或是摘山莓,卖点小菜,日子过得很是悠闲。

偏就有人看不惯她这等悠闲,咬牙切齿要给她找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勾搭不成恼羞成怒的小秀才柳如龙。

自他在大街上给百合打过一回,几辈子的脸都丢光了,除了那些啥都不懂眼里只有人光环的大姑娘,稍微有点见识的人,见他就要说两句:“秀才公前程远大,还是要把眼光放在正事上。”

不光是这些人说,就连柳老爷也隐隐听到风声,使人来问是咋回事,他只得回答说都是误会。

末了小秀才心里把百合恨得要死,白天黑夜里都不忘琢磨,将来得手要怎么折腾她那一身细皮嫩肉。

小秀才叫百合吓破胆之后,养了好些日子才起来,还没来得及做啥,宋好年等人就回来了。他很是紧张了几日,进进出出都要和别人一起,唯恐自己叫那莽汉堵在僻静处打一顿,冤都没处诉去。

过了些日子,风平浪静,始终不见宋好年来寻仇,小秀才只当宋好年懦弱,不敢招惹自己这个秀才公,复又趾高气扬起来。

胆子一大,他又生出一条毒计,到处散播百合的坏话,大抵还是说她水性杨花,在三月三玉皇庙会上勾搭男人一类。

他想着,这宋好年一看就不是啥好人,李大妞嫁了他是她没福气。

他秀才公说句话,有的是人肯听,只要这话传进宋好年耳朵里头,那粗汉还不打死她?她敢吓唬他、敢打他,就该吃些教训才晓得为妇人的道理。

依柳如龙的看法,女人就应该三贞九烈,做个活生生的贞节牌坊,但是他秀才公想勾搭的女人,又应该一勾就上手,叫他为所欲为,才是柔顺贞静的好女人。

他小算盘打得十分精明,唯独一点,当除了他别人都是傻子。

要是搁五十年前,镇上有好几架贞节牌坊的时候,一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个女人要是叫人传出这样的名声来,就是自己不上吊,也会叫夫家打死。

可二十年前朝廷下令不许再立牌坊,原有的那些个,这些年来也慢慢拆掉,寡妇再嫁是义举,移风易俗,这世道对女人总算是没那么苛刻,小秀才的算盘也没那么容易奏效。流言传了好些日子,小秀才始终不见李大妞有挨打的迹象,更不要说跪在自己脚边痛哭流涕了。他不由埋怨起朝廷的新令,想着要是生在五十年前就好了,要是在那时候,李大妞决计逃不出他的手掌

心。

柳如龙一边继续评估着镇上的大姑娘们,打算挑个好的来给自己做妾,一边不忘抹黑百合的名声。

也多亏先前百合打他那一场,有母老虎的名声在,说她闲话的人都要掂量几分,不敢说得太过分。<可以携带大当量单弹头或3、6甚至10个独立式分导)弹头。美国专家认为中国还在研发为该弹配套的诱饵弹头/p>

兜兜转转的,这些闲话还是传到了宋好年耳朵里,同他一道做活的也是憨厚人,还劝他别往心里去。

柳升得了升大娘的嘱咐,也走来说:“我看啊,这都是闲着嚼出来的舌根,你家的那个一向端庄,虽说和气,却不是爱和人说笑打闹的轻浮性子,你别往心里去。”

宋好年沉着脸点点头,看得别人都替百合胆战心惊,生怕他回家就是一顿毒打。就百合那瘦瘦小小的模样,只怕宋好年一只手就能捏死她哩。宋好年当然清楚百合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他恼的是小秀才给脸不要脸。早前听百合说完这里头的纠葛,他就有心给小秀才一个教训,当时是柳义和宋大贵把他劝下来,说他只要在家,定然不会再

出同样的事情。

如今小秀才是不敢上门来骚扰百合,可传出来的话太恶心人,叫如果产品不完善他实在忍不下这口气。

一口气在喉咙里堵着,吃饭的时候宋好年就不大精神,百合凑近了看他:“是饭又不合胃口,还是中暑了?”

她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还好,不烫。那是饭不好吃?”

媳妇这样殷勤温柔,宋好年纵有气也不会在她眼前发,勉强笑一下说:“今天做活太乏,懒怠动筷子。”

人累极了的时候是会不想吃饭,百合不做他想,点头道:“既这样,我给你留些饭,晚上歇过气来再吃。”

宋好年点头,僵着身子任凭百合推着他去床上歇下,她吃过饭又洗碗扫地,忙得跟只小蜜蜂似的,还快活得不走访多家一加一超市及昆山润华商业有限公司中山分公司行。

论理,这几日的风言风语她也该听说了,咋还能这样快活?

宋好年百思不得其解,根本睡不着,只管在褥子上翻身。百合走过来看他:“到底哪里不舒坦?要不我给你按按。”

“就你那点子力气,挠痒痒还差不多。”宋好年一笑,伸手把百合拉倒,让她趴在他身上,轻声问,“就这些天的闲话,你不恼?”

百合怔了一下才明白他在问啥,“我有啥可恼的,那等脏心烂肺的东西能说出啥好话来?我要是听了入心,反脏了我的耳朵哩!”

她也是读过书的人,深知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人不走正道,一天到晚琢磨坏人名声,定然难成大器。

学里的先生和镇上的人都觉得小秀才前程远大,偏百合觉得他心思肮脏龌龊还手段低劣,别说做官,就是考秀才试都能把县令到大宗师得罪到死,他还做梦哩!

所以百合对小秀才顾忌是有,却不像别人那么深,总敬他是下凡的文曲星,不敢和他争执。在百合看来,柳如龙心眼小手段差,她要认真计较起来,自己固然讨不得好,小秀才也要落个身败名裂。

宋好年自然不会让百合就这么和小秀才对上,媳妇才说几个狠毒的点子,他就吓出一身冷汗来:“你胆子也太大哩!”

百合道:“都用不着这些,就小秀才那胆子,教训他一顿也就是了。”

宋好年也顾不上气恼小秀才了,他觉得相比之下自家媳妇的想法更危险:“说是这么说,你可万万不能那么做!”

他一定要百合给他保证才肯放心,百合无奈,指天赌咒发誓,末了说:“我想跟你一道好生过日子,他不逼我,我也不稀得针对他。”

宋好年这才勉强把一颗怦怦乱跳的心放回肚子里,同百合说他的打算:“这等没人伦的混账种子,给他个教训是应该的。只是这事儿须得我去做,做得隐秘些才好,你可不许乱来。”

两日后,小秀才一早去学里的路上就给人套了麻袋拉到僻静处一通拳脚,打得鼻青脸肿,肋骨险些断掉两根,还是打人的怕出人命,好歹没出死力气。

等人发现小秀才时,他正昏迷在小巷子的泥坑里,满身酒臭,见着的人都道:“秀才公文曲星还没做上,先想着当个酒星哩!”

然后才发现人快要断气,急忙去柳如龙家里叫人,柳家人今年也是流年不利,先前小秀才叫个李百合吓破胆就养了一个来月,如今又挨这一通好打,少不得请医抓药,破费钱财。

那小秀才醒来,还恶狠狠地叫要报仇,说是他听得清楚,打他的人有好几个,个个都说是他坏人家女眷的名声,家人来报仇。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百合,“这个毒妇”

小秀才把牙咬得咯吱咯吱响,他爹娘也不是啥省油的灯,嚎啕着就上宋好年家里去,要他给个说法。

百合早把李彩凤、木匠柳老爹、汪大娘等人请到家里坐着,见人来也不怵,先问:“人说你家小秀才是败坏了女人名声才挨的打,你说是我家大年做的,小秀才倒是败坏我啥了?”

小秀才的爹娘如何敢承认柳如龙在外头乱说的话,就是小秀才当面,也不敢说他有意败坏百合的名声。

待要仗着柳家人多势众,拉族中子弟来寻麻烦,把这家子的锅碗瓢盆砸个细碎,偏柳义又掺和在里头。

柳义也是姓柳的,在族里人缘比小秀才好太多,他往那里一站:“大家一般的都是亲戚,如龙兄弟受了委屈我也心疼,可这没凭没据的就来砸我兄弟的家,我再不拦着,还是个人?”

柳义势力也大,好些年轻人都爱跟他交好,且又看不惯小秀才鼻孔朝天的样子,柳义一说他们就附和着散了。

小秀才的爹娘还要闹,在宋家篱门口哭天抢地地叫起撞天屈,不想柳举人派管家来说话:“你家儿子还病着,不回去照看儿子,倒来找清白人家的晦气,这是哪门子成算?”

三言两语把小秀才的爹娘撮回去,又跟宋好年说:“你这些日子在田庄上辛苦我们都看在眼里,小秀才挨打的时候,柳升兄弟正同你一道说话哩,你不要多想,好好过日子,总能好起来。”

宋好年感激地把管家送出门,又求他转达对柳老爷的感激,回头就和屠户宋大贵插香拜天结拜弟兄。

按着排行,柳义是老大,宋大贵就是二哥,其余人年纪差不太多,原来的排序本就有些乱,依旧乱哄哄排着,哥哥弟弟地乱叫。小秀才挨打的事情,众人心里都清楚正是他们几个人做下的,只是事情隐秘不好对外宣扬,只私下里乐一回罢了。

乌鲁木齐白斑医院
福州哪医院男科好
通化治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