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跑步

木纹七星传龙神大陆一百六十八番外活着的意义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0日    点击:[0]人次

七星传龙神大陆 (一百六十八)番外Ⅲ活着的意义

我终究还是没能自杀成功。一杯毒茶而已,对于身为神级的我,根本微不足道。我被救了回来,那位拥有生命元素的区区仙级的治疗师甚至没有耗费太多精力,就把毒给解了。我直播一下现在生龙活虎的,根本看不出有一点病态。

而这一切的结局就是,我被父亲大人禁足了。是关于我的清剿行动也不得不改变计划,为了弥补我的空缺,父亲大人甚至排除了哥哥,可见他这次又多么生气。

也是,在父亲大人眼里,我不过是纵横家为帝国打造出的一件超级兵器。而现在,我这件兵器有了自己的想法,甚至开始抗拒父亲大人的命令,简直……不可饶恕!

可是,坐在床边,看着天空上明亮的月亮,我又想起了那个在我面前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儿。也不知道被我放了之后,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只希望,她不要太艰难了。

这一次禁闭,我被父亲大人关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当一个月后我走出房门时,看到的是血迹斑斑的哥哥。

哥哥告诉我,这次请教叛臣的行动已经圆满结束了。这次反叛星皇的大臣们尽数落,被我纵横家弟子戮星殿灵师一个一个的都揪了出来,在星城刑场当众斩首了。他们家里的人都充了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他倒是看上了几个大官的女儿,准备买回来当丫鬟。

他还说,这次他加入行动,成功进阶到了圣级,距离我又进了一步。

我没搭话,而是问他,那个从我面前逃走的小女孩儿怎么样了。

哥哥让我别在意,不过是因为我一时疏忽而逃走的犯人,她在逃走后的第三天就被重新缉拿归案,并在容城刑场当众斩首。父亲大人为了警告那些企图逃跑的人,便将那女孩儿的尸体悬挂于容城城门上。现在,恐怕都成了一具翻动着生蛆的烂肉了。

我将哥哥请走了,独自回到了房间,关上门。我需要好好反思,好好想想自己到底是对,还是错。

很快,父亲大人来了。他依旧严厉,但是眼中却多了几分怜悯?是的,怜悯。

他说,那个女孩儿本可以不用死的,以她的姿色,随便卖到哪个官宦加当丫鬟,都可以让她一辈子衣食无忧。而父亲大人杀了她并将其曝尸的原因,便是因为我没有听从他的命令,私自将女孩儿放跑了。父亲大人不能杀我,便将女孩儿杀了。

原来……都是我的错啊!

我突然有些伤心,尽管我并不知道伤心是什么意思,但是心上有伤,就会痛啊。

我忘了父亲大人那天还说了些什么,反正那天之后,父亲的要求就只是让我巩固修为,然后向着更高的境界发起冲击。从那之后,父亲大人再也没有让我去执行任务了。

我又恢复都到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机械生活,每天除了修炼,并取得了计算机软件着作权。便再无其它事情。因为我的体质在神级的修为已经很强了,完全可以做到长时间不吃不喝,甚至不用休息。父亲大人管这样的做法叫做“闭关,并且除了每十天吩咐仆人给我送食物外,就不再管我了。

似乎,生活就是这样的风平浪静,但是,一切的转折,发生在了我十五岁的一天中午。

父亲大人来到我闭关的石室,破天荒地对我露出了笑容。他不让我闭关了,因为我的修为停顿在神级巅峰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若是没有什么机遇的话,恐怕我就得一辈子卡在这个境界。不过,父亲大人说,他有办法。

父亲大人带领着家族的十三位长老,花费了整整三天的时间,给我的身上立下了上百道封印。在这些封印的作用下,我的修为重新回到了帝级巅峰。

封印结束后的那一天晚上,父亲大人给我换了一套衣服。这是一套礼服,是星城贵族圈内近段时间最流行的。衣服好是好,就是有些复杂了。

父亲大人还告诉我,今晚,他要带我去参加一个宴会,让我好好表现。

宴会?这是一个陌生的名词。我的生活从小就被永无止境的修炼给代替,因此当父亲大人说要带我去参加宴会的时候,我竟然有些慌乱和担心。

事实上,我的担心是正确的。当我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中,看着那些穿着更加复杂的礼服的中年人或老人聚在一起高谈阔论,或者是看着那些年轻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此时的我,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站在餐桌边,端着一杯酒,无助地看着这个对我来说极度陌生的世界,我慌了。

是的,我慌了!在面对数万龙族的时候,我都没有任何慌乱,但是在这个连几个比我强的人都没有几个的宴会中,我是那样的惊慌失措。

“你还好吗?你的脸色很难看啊。”

我转过身,看到了一个女孩儿。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所学的知识竟然无法精准得形容出这个女孩儿。她太美了,美到令我窒息,让我很难将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开。

我摇了摇头,算是回答她的问题。我想说话,但是嘴张开了之后,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女孩儿伸出手,对我笑道:“我叫灵落,很高兴认识你。你叫什么呀!”

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只能隐约记得,我与那个叫做灵落的女孩儿相谈甚欢。

之后的好几个月内,不知为何,我经常想起她。想起她的俏脸,想起她的声音,想起她的一切。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大人,我不敢再隐瞒下去,因为我知道,我的状态终究是隐瞒不了的。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音节父亲大人的责罚。我因为一个女孩儿儿分心无法正常修炼,这样的事情父亲大人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可是预想的责骂并没有降临,我睁开眼,看见父亲大人很开心地看着我。

他问我想不想保护那个女孩儿。

我当然想,做梦都想!

父亲大人没再说什么了。

第二天,我被父亲大人带到了一个叫做“星皇皇家学院”的地方,带到了六级一班外面。

他看见她了,她还是那么美。

我突然觉得,人生是那么得美好,活着是那么得有意义。

那位叫做刘芳秦的老师让我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我看了一眼这个女孩儿,露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微笑。

“大家好,我叫纵绝,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


辽源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朝阳市治疗白癜风
中成药抗疫价值被认可!印尼国会为新冠患者提供藿香正气口服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