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赛车

道尊战魂第六百五十九章占便宜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    点击:[0]人次

道尊战魂 第六百五十九章 占便宜

云战走了,留下了现场一片寂静无声,紧随其后,暴雷般的欢呼声响彻而起,“恭送刑罚堂主…”

这时,有十几个刑罚堂的学员兴奋的跳跃而起,几人,正是给灵欣送过饭的学员,他们激动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云战临走时所说的话。

没想到因为一时的同情之心,竟然得了一场梦寐以求的机遇。

半神器对魂武学院的学员来说,是比性命都重要的存在,尤其在这片魂,魔,巫争霸的大陆,能够拥有一件好的神兵,将会对生命有着更多的保障。所以在听到了云战的话之后,他们才会兴奋的跳了起来。

但是有人欢喜就有人悲,其他的学员可就没几人这般的好运了,此刻,他们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耳瓜子,后悔着那个给灵欣送饭的人为什么不是自己呢…

“师弟这一招恩威并施用的是恰到好处,连我都是自愧不如,看来日后的魂武学院因为他的到来,将会真正的改朝换代了。”百邪剑笑着说那么不定期和定期地对这类站进行清查道。

“呵呵,这个小家伙的能力,倒是出乎了我的想象,风老的传人,终归是与众不同啊。”灵机子满面红光的道。

之所以他如此高兴,除了云战给玄门长脸以外,更重要的当然还是云战是他的女婿,这一点,便足以令得这位魂武大陆的第一高手无限自豪了。

“掌教大人,我观云师弟刚刚在离去的时候好像受伤了,不如我们去看看吧。”百邪剑道。

“无妨,这点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的,”灵机子摆了摆手,“走吧,我们也该去规划一下下面的事了…”

“是。”

见灵机子和百邪剑都走了,其他人也是逐渐的都散了去,只是他们嘴里谈论的话题,依旧没有离开刚刚的那场大战。

“我们的小长老简直太酷了,那魂技,那招式,还有那小模样,哎呦喂,我都有点喜欢上她了。”

“你[#page#]能不发春吗,小心小长老看见了罚你。”

“咯咯咯,他要怎么罚都行,嗯哼,我愿意接受。”

“哈哈哈,你简直太色了。”

一群灵族的姐妹在肆无忌顾的调侃着,完全没有把一些男同胞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放在眼里,那才气人呢。

当然,一些男学员的嘴里讨论的则是云战所使用的武学,他们准备在没事的时候,去向这个新来的师弟去请教请教,那个能瞬间提升实力的功法是什么玩意,太邪乎了。

三五成群的学员渐渐的离去后,刑罚堂的一些学员也开始忙碌起来,因为他们还有着一向任务要做,便是为一些死去的学员收尸。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更何况还是一个暴君堂主。在见识到了云战魔鬼般的手段后,这些刑罚堂的学员在一番研究之下,决定要把刑罚堂弄得漂漂亮亮的,来迎接他们的新任堂主,不然他们还真怕云战会发飙,那样的话,他们可真的罩不住。

所以在分工明确后,近万的学员开始忙碌了起来…

……

而我们的主角云战在进入了虚无空间后,浑身便是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透支体力后带来的虚弱,伤上加伤带来的痛彻心扉,让得云战额头上的汗珠瞬间如雨般的滴落而下,落在了怀中灵欣的脸上。

“小长老,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看着云战极度痛苦的表情和苍白无血的脸,林欣顿时大惊失色的道。

“没…事,小长老没…事,噗…”话还没有说完,云战就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其后他的身躯便是径直的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只是在从天而坠的瞬间,云战的手却是依旧紧紧的抱着灵欣没有松开,并在有意识的最后一刻,云战用尽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将身体迅速翻转,使自己的身体垫在了灵欣的下方…

做完这一切后,云战的脸上露出了如负重释的笑容,之后,他彻底的进入了昏迷。

“啊。”

眼见云战的身体要坠落地面的时候,灵欣发出了一声惊呼,这一刻,她多么希望垫在底下的那个人可以是她,但是,云战的手抱得是那么的紧,根本让她的娇躯丝毫动弹不得。

于是,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战那并不宽阔身体,以飞一般的速度向着地面坠去…

就在灵欣以为灾难无可避免,选择闭上眼睛不忍再看的时候,却不料从旁而来一道金色的身影,将云战迅速的拖住,其后轻柔的抱在了怀中,她…是情无泪。

“就知道逞强,看我若是不来的话,你还不得被摔死啊。”情无泪嗔怪的说了一句后,随即带起两人隐身而去。欧盟:西班牙银行目前毋需新救助

……

也许云战真的是太累了,而且从来到上古战场后就没得消停,连番透支体力又是带伤战斗,让得他足足睡了三天三夜后才逐渐的醒来。

“啊。”

微一动身,顿时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快要断了,痛的云战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

“该,看你以后还逞强不,”这时,情无泪面含责怪的来到了云战的身旁,慢慢的将前者扶了起来,随即很温柔的说道:“还痛吗?哪里不舒服,我帮你捏捏。”

尽管情无泪在责怪着云战,但是从她那心疼的眼神中,云战还是看到了浓浓的担心,于是便道:“没看见你之前哪里都疼,看见你以后就好多了。”

“你就贫吧,我看你还是伤的轻,再伤重一点的话我想对你会更有好处,”情无泪脸一红,白了云战一眼道。

“呵呵,再重一点儿的话也许你真的要守寡了,还好,差那么一点。”云战试着慢慢起身,不过全身的疼痛顿时让得他呲牙咧嘴。

“你要干什么,我帮你就好了,你还是躺下休息吧。”情无泪关心的道。

“内个,我想去趟茅房,你…扶我一把。”在听了云战的话后,情无泪瞬间面红似火,不过他还是照着云战的话去做了。

两人回来以后,情无泪的俏脸上更如红霞一般,一直红到了雪白的脖颈间。

原因是情无泪刚刚看到了不该看的,也碰到了某些不该碰的东西,因为云战说自己的手抬不起来,所以情无泪只好用自己的纤手来帮他完成那一道程序,可就在情无泪纤手碰到某人某部分的时候,某人顿时就没出息了。

也不知道啥原因,本来分分钟就能完成的事,某人却硬是磨磨蹭蹭的整了半个多小时,还交通委强调说这是正常的,一般男人都这么长时间,唉,冤孽啊…

虽然情无泪已经活了几万年,但还是第一次碰男人的那里,所以那种难为情的感觉,此刻还让她的脸有些红红的。

自于云战的手是不是真的抬不起来,我想笔者就是不写,大家也能明白是咋回事的,那货,纯属明摆着占我们美人鱼姐姐的便宜。

这时,情无泪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原因是他看见,云战正风轻云淡的捧着酒葫芦在喝酒呢,如此,情无泪就是在笨,也明白了云战刚刚根本不是手抬不起来,而是故意的,其目的再明显不过,占便宜。

“云弟弟呀,为了占姐姐的便宜,我看你是煞费苦心啊,嗯哼,要不要我主动点啊。”情无泪边说着,边柔顺的趴在了云战的前胸上,手指还在云战的胸膛上直画圈圈。

顿时,一股电流触过全身,云战就又没出息了,这时,如果有个人问他北方在哪里,他一定会回答,在天上,因为他已经找不着北了。

“嘿嘿,那行,行,”脑袋使劲的点着,嘴里还语无伦次的说着。

“内个,我手抬不起来,你看是不是先帮我把衣服给脱了。”

“好,”情无泪娇声道,其后就一边魅惑的迷着云战,一边给云战脱了个精光。

可怜云战还拿个酒葫芦在那里陶醉着,浑然不知情无泪已经打算动手了。

“咚。”直接就是一小踹,云战极了咕噜的就滚到了地上。

“我靠,这是咋回事,这是咋回事啊,”云战捂着屁股大叫起来。

见情无泪气势汹汹的走来,云战才如梦初醒,“完了,自己猥琐的行为被她看出来了。”

完后云战在也顾不了许多,直接一个翻身后爆窜而起,闪电一般的朝着门外跑去。

不过情无泪却是没有去追,只是嘴角含笑的看着那个逃跑的狼狈身影,随即休闲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欣赏着手里的玄空戒子,自语道:“臭小子,看你能跑多久,十个数之内我就不信你不回来,一,二…”

果然,外面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惊呼,“云战,你,你,你流氓…”

完后就见云战手捂着某个部位,嗷嗷快的跑了回来,回来后,云战直接一个跳跃,潇洒的钻进了被窝里。

“跑啊,你的风速不是挺快的吗,怎么不跑了,”情无泪看了一眼只将脑袋露在外面的云战,心情大好的打趣道。

“姑奶奶啊,这下你可玩死我了,以后叫我怎么见人那,我不如死了算了。”云战嚎嚎大哭的说道。

“哈哈哈。”

闻言,情无泪当即笑的前仰后合。

“看你以后还敢偷偷的占我便宜不,”大笑后,情无泪道:“赶紧把衣服穿上,有人来了…”

六安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呼和浩特治疗阴道炎费用
成都曙光医院怎么样